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異樣山水.遠觀「神奇」:評李君毅水墨〉 節錄

  李君毅運用一種較容易吸水的軟木作為工具,將它們切成如一個印章般的塊狀,接著拿這種方塊形的軟木蘸墨不斷地印在紙上。基本上,這樣的方式可以說是脫胎自中國傳統的拓印精神,也就是說可以不停地藉由墨的本身來「影印」出圖形。如此的方法,終不免會教人聯想到西方的點描法,差別只在點描法是透過點來構成可能性的面,而傳統中國拓印則在拓的過程裡,即已經呈現了所謂的圖象化。

       說來也是有趣,這種由拓印的概念進而延展出特寫的點描,甚至又進到現代藝術中普普主義理奇斯坦以印刷所出現的網點來加以發揮,都可以算是「一脈相傳」。如果現在來探究的話,例如目前非常普遍的電腦,當視線拉到極近的特寫鏡頭時,同時也會從螢幕上看到黑點盤踞,像中堅輩畫家韓湘寧就運用到這樣的方法來表現創作。至於,像李君毅這種運用某種素材來作為工具的表現,就與現代藝術家莊普的壓印方法相當地接近。

       在李君毅的水墨畫中,神佛的眼部表情通常是被安排於山水間,由於整個畫面都是以方形塊狀組成,因此當視線退到遠處時,頗能夠感受到畫家所欲傳遞冥冥中皆有神明觀視的壓力感。只是,當你一逼近看時,就會發現眼前竟都是一個個的塊面,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具體的圖案。這種運用視覺遠近的奇異變化來作為表現,從西畫的觀點來看自然沒有甚麼特殊性,但是從水墨畫的觀點來說,則展現了水墨創作少見的活潑力。

  鄭乃銘 《當代藝術新聞雜誌》總編輯
節錄自〈異樣山水.遠觀「神奇」:評李君毅水墨展〉, 載《自由時報》1997年6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