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繽紛、躍動與華麗

繽紛、躍動與華麗

---閱讀汪天亮的漆畫與彩墨藝術

 

曾肅良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藝術史研究所 教授

 

大漆藝術在中國的歷史悠久,早在距今七千年前浙江的河姆渡文化,就已經發現漆器的使用。漆藝在歷代的發展,推陳出新,但是主要還是在於器物藝術的製作。在湖北隨縣所發現的戰國時期的曾侯乙墓,以及在湖南馬王堆西漢墓葬裡,都出土了大量精美的漆器工藝品,所繪製主要是以裝飾紋樣、象徵圖案為主,自從三國以後,漆器上開始出現漆畫, 當時的漆工開始以繪畫的形式會寫人物與山水來裝飾器物,如今我們從出土與傳世器上,著名者像是三國時期朱然墓葬出土的許多漆盤,可以見到許多例證,可以得知,古人以漆在器物上裝飾與作畫的歷史起源相當早。

 

現代漆畫展現出中國現代畫新風格

回顧歷史,福建漆器一直在歷史上享有盛名,歷代出現過許多知名的漆藝工藝家,但是漆器藝術做為工藝技術的一環,主要還是以製作日常生活器物為主,並不被視為一種繪畫藝術的表現。近年來,在整體中國藝術界都在尋找現代中國畫的新出路,中國繪畫的現代性亟思轉折與突破之道,福建地區的藝術家開始注意到將傳統漆藝運用到現代繪畫的可能性,嘗試將傳統漆藝應用到繪畫表現,使得傳統漆藝轉身變成現代中國繪畫的新領域,它展現出迥然不同於水墨的效果,更與西方的油畫有著顯著的差異,成就了新穎的效果,漆畫的曙光吸引了許多藝術家的關注與嘗試,而汪天亮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位漆畫家之一。

與西方油畫比較,漆藝也是使用油性的材料,雖然在過程之中具備差異,如何展現出屬於中國趣味的漆畫是一個必須深思的課題。汪天亮所製作的漆畫藝術,所展現的是一種獨特的中國風格。他運用了中國文化中的典型符號,像是象形文字、雲紋、花草紋等等,除了構成了多元視覺效果,也彰顯華夏民族的現代審美趣味。

整體來說,汪天亮的漆畫吸取了西方抽象主義的形式,以點、線、面的構成,加上炫麗的色彩,形成純粹形式主義的繪畫表現,但是在抽象形式之中,卻自然而然地加入了中國傳統繪畫之中山水、花卉與水波的形式語言,隱隱約約山石、水波、竹葉、花草的形象,啟發了觀賞者的聯想力,透露出一種濃厚的東方氣質。

汪天亮漆藝繪畫所展現的鮮豔色彩,一舉撇開文人美學的桎梏,大別於傳統水墨畫色彩的含蓄、內斂與優雅,汪天亮的漆畫出現豐富了視覺效果,在大開大闔的形式之外,他大量使用金、銀與鮮豔的色彩在深沈的背景上形成閃亮與跳動的效果,不斷地挑動著觀賞者神經,進而產生激越的情感,展現出一種新穎的華麗趣味,而這種感官的興奮與愉悅感覺,正忠實地呈現出現代社會的各種景觀所給予現代人的視覺衝擊與印象。

 

現代形式語言之中的書法趣味

汪天亮在漆畫之中所展現出來中國趣味,得力於他在中國書法與繪畫的深厚涵養。他的書法古樸稚拙,從漢代古隸中脫穎而出,更從漢代竹簡書法之中得到率樸的真趣。他的繪畫不論漆畫與水墨,採用了西方形式主義的構圖,甚制式抽象味道的結構,但是在他繪畫的筆觸之中,一點一劃,處處可見書法的趣味,也因此處處得見中國的審美趣味。

從水墨來審視,汪天亮以率真的筆法,結合鮮豔的色彩與透明而流淌自如的墨韻,建構出充滿華麗印象的新彩墨繪畫,這種抽象筆墨的表現,不僅展現出現代的趣味,更使得中國水墨在當代展現出別開生面的活潑趣味。他打破了千年以來文人美學以淺淡、墨韻、穩妥、和諧為主的觀念,呈現出屬於現代人華麗動人、動態激情的審美感情。

欣賞汪天亮的繪畫,往往形式已經說明一切,在繽紛色彩與變化多端的圖式之中,美感自然而然地呈現在觀賞者的心理,然而他以線條做為表現的媒介,在畫面出出現躍動奔放的線條,或隱或現,或濃或淡,線式的表現方式,暗示出他與中國繪畫的密切關係。他也結合書法的趣味,在畫面上寫下心得與想法,以文人畫的方式,展現現代風的文人抒情,不僅加強了繪畫內容的傳達,更使得他的繪畫,尤其是水墨,他更結合灑金或是貼金箔的技法,使得畫面閃亮動人,一種奔放不羈的情感呼之欲出,整體看來,汪天亮的彩墨雖然展現前衛的風貌,卻處處透露出他與傳統之間的密切聯繫。

汪天亮的現代趣味,為當代中國彩墨與漆畫的進程,展現出新的可能與新的風貌,我深信二十一世紀的畫壇,在意識型態解放,思想自由的氣氛之下,將會是展現中國審美契機的最佳時代,在不斷興起的新風格之中,汪天亮的繪畫藝術,將會是最具代表性的繪畫語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