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念漆感漆知漆的牧漆者––汪天亮

念漆感漆知漆的牧漆者––汪天亮


白 雪蘭
 展覽策劃與美術研究者


汪天亮以大漆創作聞名,活躍兩岸與世界各地,而被譽為「大漆的化身」,漆之所以稱為「大漆」,取之於漆樹,因為它是有生命的,它的分子結構隨著時間、溫度、濕度的變化,也在調整著「分子團」的空間結構秩序。汪天亮說:「大漆和油畫顏料是不同的,油畫顏料是一層一層地覆蓋上去,每一水平上的層次不會做垂直的互相滲透;而大漆卻是可以相互垂直性的滲透,形成它的氣感、光感和肌理感。這三感就是大漆的屬性。」

 

獨特技藝芬芳漆畫生命

除材質具有生命,漆藝本身存在著運用上的難度,這決定了漆畫不易有油畫那樣高純度的顏色可自由使用。如果對大漆的性質不了解,就很難調出合適的顏色。要創作漆畫,就要先做一個合格的漆匠。歷來漆器常用朱與黑兩色,即朱漆裝飾黑漆圖案,或黑漆裝飾朱漆圖案,藍色、綠色的運用在漆色中較少見,近來汪天亮嘗試新的色彩,增加漆畫的豐富面貌,如《凝碧積錦》中鮮明綠色,《弘光爍爍》有藍色的流動,高彩度的色彩讓人耳目一新。

汪天亮的漆畫肌理不僅止於傳統的光亮感,而且刻意打破傳統,保留麻布、堆漆不平整等等變化萬千的質感。這都是大漆技藝造成其獨特效果,超越油畫達到的迷人之處。汪天亮創作過程非有預設的工序操作,在物我兩忘中,實踐一種漆中有我,我中有漆的心手運行。心中嚮往老莊宇宙天體逍遙無疆的境界,手上則是無為而為順勢行動。因此能產生純藝術性的漆畫。汪天亮自言他常用到的技法除髹漆之外,還有鑲嵌、堆灰、罩銀、撒蛋殼粉和漆粉、研磨、罩漆和揩青(磨光、磨亮)等等。

錦灰堆

主要是書或畫以殘缺破爛的面貌拚湊構成的畫作,像是從灰堆裡撿出來的,就是「錦灰堆」名稱的由來,代表一種文人書卷氣息。汪天亮在他的作品裡貼上不同書體的文字或前文字,增添遠古文化氣味與綜合媒材的面貌,既古也宜今。如《漆墨之韻》、《漆墨風華》中有書法殘片,《迤邐銀河》、《冬韻詩象》帶有水墨集錦。

貼箔

在漆畫上貼金箔、銀箔,如作品《漆的交響》系列,漆畫中以一塊一塊的銀箔和金箔交織貼出一種結構的圖案,上面飾以黑漆書法線條,很有現代設計意念,讓人聯想保羅克利純粹童稚的風格。又《金色的律動》是在朱漆上貼上兩種或三種不同顏色的金箔,如赤金、蘇大赤金、庫金,顯現不同金的顏色。利用這些金箔分貼出不同的花紋,呈現出色澤的變化,猶如繪畫之設色產生層次,亦有局部貼上銀箔者,如《天人合一》的局部,大塊的面積,營造黑、銀、紅黑色彩對比效果。

撒蛋殼粉

將蛋殼打破成細小碎片,甚至如粉狀,撒上於漆畫後,髹漆蓋上蛋殼,如《星月弄清輝》在底色黑漆與紅、綠色漆彩中,細碎的白色蛋殼灑落其間,如銀河中的繁星點點。分佈的情形像一陣風飄過留下的細沙點,人為的痕跡化為無形,不著痕跡如夜空美景。

鑲嵌螺鈿

取材各種貝殼的天然色彩與美麗有光澤的最佳部位,分層剝離和磨製後,根據設計圖案的大小,鑲嵌於漆器表面作爲裝飾。鑲嵌的螺片分成厚與薄,故有厚螺鈿與薄螺鈿之稱。薄螺鈿將貝殼切成薄片貼上胎體表面,髹漆數遍將其掩蓋。厚螺鈿需要挖凹槽鑲嵌。如《遠古的回聲》中有三個點是貝殼鑲嵌,特別閃爍耀目。

罩銀罩金

是為在漆畫上獲得金碧輝煌的效果,象徵華麗高貴光明的意象,因為金屬箔粉若與漆兩相結合,可達到任何顏料所難以企及的内含光輝,燦爛明亮的奇異效果。形成柔和含蓄的韻味,如《半畝方塘》漆畫中的表現。

犀皮

先在器胎上做成一個高低不平的表面,再用手指將漆推出一個個高起的小尖,稠漆陰乾透後,上面再髹塗多層不同色漆,各色相間,無一定規律,最後通體磨平。凡是突起的小尖,經磨平後,都圍繞着一圈一圈的不同漆層,呈現出了類似松鱗的花紋,花紋由不同顏色的漆層構成,乍看很勻稱,細看又富有變化,漫無定律,天然流動,色澤燦爛,非常美觀。如《靈山攬勝》漆畫中的高山,一圈圈艷麗的色彩非常復古典麗。

欣賞汪天亮的漆畫可以看到漆因其製作過程產生的崩裂、緊縮、平展、流動、沉澱或堆疊,汪天亮說: 「做為漆畫家,思漆念漆感漆知漆之後,才能牧漆。牧者,去其蒙蔽,納其純美;牧之於自牧,續一炷心香,繪之於漆畫,達意氣風華。」可知他創作的哲學來自對漆的虔誠,他掌握運漆於千鈞一髮,必然要不得二心,才能一氣呵成。

汪天亮的創作總是胸有成竹,每一圖像都是唯一的,汪天亮說:「從堆灰、貼銀、罩漆,到研磨,就是一回合的技法流程的過程。經過研磨可以呈現出大漆面之垂直性下的色層和光感,以及肌理脈象。根據需要,如此反覆幾回合的流程,在該停止的時候停止,才算完成作品。」

無為而為的創作

中華文化最崇尚的老莊思想,也是汪天亮創作的根源,在創作中他採取無為而為的態度,才能與作品的境界相應。「自然無為」是老子哲學中所提出的觀念,事物本身即有其潛在性與發展性,實不必以外來的力量來牽動它的發展。漆有其內在性質,技巧的妙用,自然產生不論是流動、融合、撞擊,它必然會有所發展,汪天亮創作時觀察、沉思,看著這材質的交互起變化,簡單說就是內心明明白白,不加思索,以直觀、直覺、直心去創作,這就是無為而為,所以圖像合於自然,這裡所說的「自然」,並非指客觀存在的自然界,而是不加外力順勢的無為狀態,無為中的隨機隨性,正是漆畫迷人之處。

莊子是繼老子之後先秦道家學派的集大成者,他將老子所一再強調的「道」的本體論意義,轉化為心靈體驗的境界。也將道家的思想帶向了一個更為寬廣無限,更為活潑的境界,為「道」的思想開闢出一片更為豐富的世界。汪天亮得之於此,因此作品中意境呈現在宇宙中逍遙穿遊,無拘無束,而畫面更有無邊無界無疆寬廣的厚度。《冬韻詩象》、《禪心如月》、《秋江澄如練》、《迤邐銀河》,是和宇宙星象的對話。汪天亮諸多作品將人的生命不斷地向上推展,向前延伸,以與宇宙的精神相契合,與宇宙為一,莊子以「氣」當作形上學的根本實體,也就是一種原質、太初的狀態,大氣渾沌之中皆有動能醞釀。

以宇宙論看「氣」,氣是外在物理世界的物質,這個世界裡流動的能量,無形散佈的一種存在,如《秋色禪明》、《太古穹溟》、《天問》、《漆界之圓》作品。另外《有生命的形》系列是想像生命的初始,對生命存在的大哉問。《破繭》、《成蝶》源自莊子,生命從蛹開始,默默地期待,並為之努力,走出困境獲得重生,那些終於破繭的蝶可以翩翩飛舞,渾然忘我,享受生命的美好。然而蝴蝶的生命是短暫的,化繭的時間是漫長的,成蝶後的生命大部分可能只有一個季節,甚至幾天。然而這種過程重於結果的思想,也正是汪天亮對莊子的尊敬。

與造化逍遙遊

「逍遙遊」是莊子哲學的重要觀念,對於人生主張採取一個逍遙自適的生活態度。莊子本身給世人的一種灑脫、達觀、愉悅、自在的感覺,他認為人生的最高境界,是在於追求「與造化者同其逍遙」的境界,要像天地萬物般地自然祥和、寧靜自足,豐富精彩、巧妙愉快的意境,不是世俗價值標準中的名聞利養。

《道德經》中「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展現出大氣、沉寂的藝術效果。通體黑髹的一系列作品,表面沒有太多的彩繪,這是作者長期以來對傳統漆藝和水墨與墨彩結合的思考。莊子心目中對大境界、大氣魄的嚮往之心,也表現在汪天亮作品中。如《漢雅大氣》、《大雅之堂》是風雅人物聚會之所,與《威儀棣棣》同屬大氣正統的表現。

漆畫之美在於其獨特的材料與技術,漆刮、漆刷是繪畫的工具,漆液是顏料的調色劑,而螺鈿、蛋殼粉、金銀箔等材料經過鑲嵌、撒落、罩蓋、貼布、貼箔、打磨等手段,構成令人驚艷效果。漆液稀釋流動的性能,漆膜皺摺起伏的肌理,妙趣横生,絕非畫筆所能致。大漆又給人深沉内斂渾厚天成的美感,時而金光銀輝交映,時而五彩斑斕,時而弘光爍爍。汪天亮將漆藝深厚神祕的東方風采,豐富神奇的質感肌理,拓展成現代、設計又不失傳統的絕妙表現。他牧漆四十年,達到與造化同遊的境界,展開無疆的創作生命,故也得到中外至高的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