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破繭成蝶奇男子,通貫古今不莊周

破繭成蝶奇男子
通貫古今不莊周

林 祥勇

獨立觀點藝術批評家


莊周夢蝶,「夢」了幾千年。把中國的「所有的不置可否的問題」,都夢得煙消雲散、且瀟灑無蹤:「踏雪無痕,偷心無礙。」這就是老汪,汪天亮是也。

汪氏何人?祖宗上海人,活在福州市;一副皮囊山東漢,雙眼賊溜曲賦狂。矛盾的、狡黠的、憨厚的、固執的、才氣的、慎獨的汪天亮,如此這般將他的一生盡情釋放了半輩子;從激進的校長(現為閩江學院美術學院),到「胡搞亂搞」大漆藝術界,他居然能夠將閩江美院帶到了前所未有的學科高度,同時亦將福州的、乃至中國大漆藝術予以非分的破局而攀上「當代性」。

一切都如他的似是而非一樣,但卻是堅定不移地,秉承著「偶得的心思」來痛快地說教天地、說教歷史,也說教著當下。

他的藝術,依創作指涉,可分為三式:前文字;漆墨;道器。

至剛至陽的道器(其中多為漆塑),突兀、囂張,其生命之力量是突如其來,蓬勃亦綿長;但卻能把幾何體的毛邊以一種華麗的外衣,裹成了溫文爾雅。動物的雄性就悄然的帶上了人文的氣味,使他的作品也可以坦然面對女性觀眾,去訴說著生物學的哲理。他的漆墨,斑斑駁駁、及至花樣年華般;似有心作祟,卻無情停留,多少故事空流去,亦真亦幻冷上豔。將大漆工藝,跨介質到宣紙的他的漆墨畫,何嘗不是人生的無常和
漂泊之美?如果他的道器是哲理,則他的漆墨就是情思。

那好,他的「前文字」漆畫(尤其是大型漆畫),該是他的宗教先覺了(指道教範疇)。文字與被文字表達的物件,永遠是咫尺天涯般的無法企及;你說它不盡然嗎?也未必!如果你能「放棄」於「表達之執著」,並以「無望後」的輕鬆去呼吸自我的心願,你的願力或許就能靠上「你的對象」,而獲享該次的愉悅和澄明。

汪天亮的大作漆畫《破繭成蝶(前文字系列之一)》,猶疑、慌張;上至人倫,邊及情愛,都已經深深陷入到「莊周夢蝶」的境遇裡去。

該如何確定一個特定的物件?該如何區隔出一個「真實自在」?並將自我從「刻舟求劍裡」躍遷出去?這是一個深深、深得了幾千年的「中國命題」⋯⋯

好吧!「那就不要做夢」,乾脆就把《莊周夢蝶》打碎吧,「在與不在,『我』都在那。」作品通篇(指畫面)有字無字,草率、憤怒、哀死、寂寞。七情六欲如梗喉尷尬,提醒著自己需灌頂一吼、打通任督兩脈,以達「破繭成蝶」之化相。

⋯⋯然後,世界就安靜了,心靈也安靜了。

莊周夢蝶乎?亦然亦不然。世故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