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現代與傳統的交融--- 鄭百重山水畫的審美特質

現代與傳統的交融--- 鄭百重山水畫的審美特質

馬鴻增 (江蘇省美術館館長)

 

       山水畫是中國畫史上發育最充分的畫種, 因而也是名家最多、模式最嚴、突破最難的畫種。 二十世紀以來, 時代召喚著中國畫由古典型態向現代型態轉換, 黃賓虹、張大千、傅抱石、林風眠、李可染、石魯等大師在長期藝術實踐中, 各自尋找到獨特的審美視角, 樹立了鮮明的個人風格, 推動著山水畫藝術沿著時代性和民族性相結合的軌道運行。 

       當代中青年山水畫家處于大師紛紛離世、社會審美意識正進一步發生變化的時期, 這決定了當代山水畫的歷史座標。 競爭角逐, 強者脫穎而出, 一切富於創造才能的畫家大顯身手。 然而, 重複原有模式已乏光澤, 而新的藝術風格又非短期所能成熟, 因此這也是一個充滿艱辛探索、經受多方考驗的時期。 就目前看, 當代中青年山水畫家藝術追求不外乎五種類型: “東南風”、“西北風”、“東北風”、“宇宙風”、“新工筆風”。

       福州畫院的鄭百重先生就是脫穎而出的中年畫家。 我和他相識於1993年5月, 那時他正在南京江蘇省美術館舉辦個人畫展, 近百幅作品的氣勢風韻頗具吸引力。 他屬“東南風” 總傾向是清秀文雅, 文化氣息較濃, 線條與水墨功能發揮比較充分, 往往將為客體傳神、主體抒情寫意、筆墨情趣這三者作有機的結合。 但鄭百重也富于個性, 最明顯的是他將傳統的水墨寫意與現代潑墨潑彩的表現性、隨機性巧妙地融為一體, 通過意匠經營, 創造出靈動、超脫、靜謐、悠遠的空間境界, 卻又不乏宏大的氣勢; 使人在似真似幻的藝術意境中, 感受到宇宙生命活力之美, 乃至情思馳騁。 無論雅俗, 均可在其中得到樂趣。

       鄭百重的山水畫是現代與傳統交融的產物, 這種交融可以從內涵和形式語言兩方面來考察。 就內涵而言, 百重顯然繼承了傳統山水畫反映人與自然親切關係。 生命溝通, 物我相交, 和諧之美, 即“天人合一”的審美特性, 但由於他沉潛於大自然之中, 憑著學養、悟性和眼力, 他有著自己獨到的審美發現。 幼承家訓, 諳熟古典詩文, 使他往往能由造化觸發而遷想妙得; 對現實的關注又使他自然融入時代、人生、歷史的觀念, 故而豐富了作品的內涵。 他曾經說過: “我到過許多地方, 登上高山, 渡過大海, 真誠和樸實的世界, 到處蘊藏著活力, 不管是一棵小草, 一朵野花, 都有美的存在。 生活感動了我, 促使我在有意無意之間畫了許多畫”。 我們看到 誕生於真切感受的作品毫無空洞單調之憾。 <姚源漁樵>、<白鶴嶺上雪初晴> 透露出淡泊超脫的文人情思; 而<驟雨初歇>、<乘長風破萬里浪> 則浸漫著進取豪邁的壯士情懷。 這兩種心態既有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心理積澱, 在當代改革大潮中又有其現實依據, 因而能敲開欣賞者的心扉。 陽剛美與陰柔美兼備, 靜態美與動態美結合, 生活美與藝術美重疊, 這些都構成了鄭百重山水內蘊較深較廣的容量。

       說到形式語言, 鄭百重更經歷了艱苦的摸索和追求。 他早年師從名家陳子奮, 打正基礎; 繼而私淑於黃賓虹、傅抱石, 上溯龔賢、石濤、八大、漸江、王蒙; 中年以後, 又悟張大千潑墨潑彩法。 在廣收博覽中, 他並未迷失自我, 而是十分冷靜地研究得失, 以利於自己開拓新路。 我曾讀到他的論文<當代山水畫淺析>, 令我驚訝不已。 他對將近百年山水畫十多位代表人物—進行剖析—論其長處和短處、 不少見解發他人所未發, 足見他的膽和識。 惟其如此, 他才可能認清自我、鑄造自我, 文章結尾寫道: “如今中青年一代山水畫家更進一步地接觸到了時代的腳步, 隨著社會的轉型, 思想觀念的改變, 審美意識的轉換, 已不容許新一代繼續保持原有的心態。 怎樣在山水畫裡通過潛移默化的功能, 給人類以理想的啟迪, 一個嶄新的課題正立在現在中青年一代的面前 。” 鄭百重對這一課題所作的回答是: “陶鑄前人, 自出新機。” 在他的作品中, 往往用潑墨潑彩構成雲煙變幻的總體氣勢, 復又隨機應變, 施以枯筆焦墨勾勒皴點, 或作密林枝柯交錯, 或作人物悠遊其間, 或作激流飛瀑, 或作突厄山嶺。 由於經營位置的精心, 筆墨技法的純熟, 濃淡乾濕、疏密虛實的得當, 畫面上多具有蒼潤、空蒙的意味, 人們也可能會從某一局部感覺出取自某家某法, 但在整體上卻又是協調一致地構成鄭百重的個人面貌。 這是“活用”而不是“死用”。

       鄭百重山水畫藝術當然不是無懈可擊, 比如, 藝術境界的進一步開拓就是一個對所有山水畫家都很棘手的難題, 我對百重寄於厚望。 因為他既具備傳統文人畫的修養、氣質, 又經常往返於海內外, 獲得多方面的藝術訊息, 因而有可能在現代與傳統交融的道路上繼續向前邁步。 如果說, 當代山水畫大體可分為傳統派、西化派、中西融合派的話, 那麼我認為最符合歷史發展趨向、最有發展前途的乃是立足於中國民族特色的中西融合派。 目下鄭百重已躋身此派的前席地帶, 期待他成為此派的中堅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