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凝碧集翠 鄭百重的青綠山水

/白雪蘭(藝評家)

 

鄭百重,一位經歷時代變革,輾轉異域,回歸文化又開拓新局的現代青綠山水藝術家。他本是傳統的農村士紳子弟,經歷文革動盪與改革開放的啟發,旅居台灣和美國十多年,社會經濟的發展,給予他自由的創作空間,讓他創造出色彩濃重視野寬廣的作品。在遊歷中國和歐美各地、飽覽風光之餘,逐漸豐富他的繪畫生命。他發展出跨時代的繪畫語言-新青綠山水,承先啟後的使命也讓他總是念茲在茲。

 

幼年的繪畫啟蒙

鄭百重1945年出生於福州,祖籍河南,曾祖父從河南遷居福州,父親為學校教員。因四代皆是單傳,父親對鄭百重的期許很高。然鄭百重自小喜歡畫畫,父親不太贊同,但又阻止不了他,經由學校老師介紹,追隨福州名家陳子奮習畫。陳子奮以書法、篆刻聞名,繪畫則多屬白描。他以啟發式的教學,教導鄭百重美學與設計的觀念,這樣的方式讓鄭百重如魚得水,得到良好的藝術啟蒙。

 

漆藝美學為基調

父親在鄭百重青少年的時候去世,也因此他必須開始肩負家計的重擔。有篆刻與書法底子的鄭百重,偶爾為福州高僧雕刻玉石以貼補家用,成年後逢文革時期,在工作上需要畫很多遊行看板,正好磨練他的繪畫寫實功夫。因為表現不俗,知識青年下鄉時,他被分配到福州玉雕廠擔任設計,此時的他對設計與繪畫非常用心學習,1985年他的才華終於受到肯定,入選為福州畫院畫家。

福州自古以來以漆藝聞名,中國漆器常在漆黑或朱紅色的底色上,飾以閃爍的金銀圖案,頗有華麗富貴之氣。鄭百重來自福州,他在成長生活經驗中看到的漆藝表現,成為他的美學基底。他看到玉石廠在大型的漆器傢俱上,會以描金圖案方式裝飾,並且配上各種玉石。這樣的視覺經驗,激發他在山水畫裡,以描金、抹金與穠重色彩的創作基調。

山水畫的創作是與自然的對話,在玉石廠的工作經驗,讓他在搜羅奇石的過程中,有機會飽覽山水之美,驗證畫作與自然間的美感經驗。他作品中的「千百里行」、「江山如畫」等印款,可說便是這種心情的寫照。

 

陸儼少的知遇

鄭百重入選全國性的展覽(如1981年全國美展優秀獎)後,逐漸嶄露頭角,到了八〇年代,他已是福州畫院一級畫師。有一次他在杭州展覽,經由杭州藝專的周昌谷認識陸儼少,之後常用書信向陸儼少請益,也把握機會親炙陸儼少。鄭百重說:「我每年會去杭州一個月,帶作品給陸儼少老師看,並向他請益。」,陸儼少提醒他:「要去除古來福建地方畫家粗獷習氣,要學習中原地區的溫文儒雅,作畫墨色要淡,下筆要輕,線條要短,才能一次一次累積,成為層次厚重耐人尋味的作品。畫家在文學涵養上,要從唐詩、宋詞入門,重其格局宏大磅礡氣勢。」鄭百重在陸儼少的悉心指點下,畫藝精進,更上層樓。

八〇年代兩岸開始交流之初,鄭百重歷經韓國、日本,最後到台灣教學並且創作,旋即又於1988年到美國加州大學講授藝術史。為讓西方人能夠接受中國畫,經過長期的累積與醞釀,九〇年代初開始,他重拾青綠山水這項典雅富麗的技法,讓原本素樸的水墨畫加上繽紛的青綠色彩,讓歐美人士更容易了解中國的繪畫。

 

融入設計觀念

在美國講學多年的鄭百重,經歷東西方文化碰撞之後,採納西方的設計觀念,作品的視點也開始有所變化,花鳥的作品尤其運用的多。如《長年大利圖》中兩隻白鶴在夕陽之前,景深空間壓縮了,使作品成為平面化設計的佈局,如《壽山梅花》,一枝折枝老梅斜過畫面,背後用燕脂一片來襯托白梅,透過模糊背景以使得主題更加清楚。《岩壑知心賞》利用單點透視與西式的框景,跳脫傳統式的前景、中景、遠景三段式構圖。在他的作品中經常讓景物滿佈畫面,而沒有留下傳統山水中留白的想像空間。鄭百重說這樣的方式是為了要「在視覺上可以有強化與吸引的效果。」也使他的作品具有與傳統山水全然不同的生氣。

 

強烈的形式感

經過千錘百鍊的中國山水畫,有著與西洋繪畫截然不同的繪畫語言。不僅山石有形式化的各種皴法去描寫,樹葉也有定形的三角形、圓圈等夾葉畫法。鄭百重認為,要描寫現代的景物,他必需再開創一些新的繪畫語言,不僅是表現時代性,也要能凸顯個人風格。而鄭百重的這些繪畫語言,正是他師法自然,從大自然中提鍊出來的。勤於寫生的鄭百重,傳統筆墨根基渾厚,基於紮實技法所開創的繪畫技巧,在畫水、畫石、畫山、畫樹等不同題材表現上皆有新面貌。

 

瀑布流水

欣賞鄭百重作品,無人不稱頌他的水,他說:「我對水情有獨鍾,因為水在畫面上是有力量、有動能的。」自然中的山水,有如尼加拉瓜瀑布的萬馬奔騰一泄而下,也有如潺潺小溪緩緩而流。為了要畫出山水的美感,不僅要有寫生理性的依據,也要有美感經驗的融入。一筆刷出,乾擦、溼抹交替並用,讓層層而下的水脈分合變化萬千,多采多姿。

不論水浪、江浪、海浪,鄭百重以具體的海浪線條表現抽象的浪濤聲,達到以形寫意的境界。即便同樣以水為題材,卻能有完全不同的表現方式。如《山雨初霽》圖中的潺潺溪流,畫溪水萬壑爭流;如《遠望高黎貢山》,畫飛瀑一洩而下;如《錦江春色逐人來》,畫江水濤浪奔騰。鄭百重畫水不拘泥於形式,讓整體的畫面鮮活動人。

 

對比的林葉

樹在畫中是線條架構的表現,鄭百重鉤勒功夫扎實,畫樹葉先鉤葉形,再填入藍、綠、紅、黃等色彩,彩度高且相互對比,繽紛多彩生氣盎然。雜樹工整的筆法與濃重的色彩有意尋求絢目瑰麗的效果,枝幹分明突顯,葉子工整而細膩,這是鄭百重的造形特色。他說:「畫樹葉儘量不再用古人或芥子園畫譜留下來的圖案,因為古人畫夾葉程式化,現代人講求效率的心,畫不出古人的典雅。」經過長期的觀察與探索,他發展出如《天泉洗馬》中杉樹的鋸齒型葉,如《泉落青山出白雲》的黃色星形葉,與九寨溝半月型的樹葉圖案,並在畫面中讓葉片正面側面交錯,形成立體的效果。

 

青綠的山石

山石有時候在鄭百重作品中成為主角,山石採用石青、石綠填色,或潑彩與潑墨兼而有之,如《日落江湖白》以金色線條來分割山石面,也用金粉直接皴擦與點苔,石頭以石青、石綠相間填色,是古法的呈現。又讓大片的色料自然流動,色料相互交融,趣味橫生。有時以大筆抹刷金粉,畫面金色細點閃爍,非常典雅華麗。如一丘一壑也風流圖,山壁有彩度高的藍綠交融的色彩,並以大筆塗抹金粉,增加層次與富麗感。《巖壑知心賞》直接以色的流動與墨的堆染自然結合,時乾時溼,遠山處以色皴出肌理,山石間再以工筆畫樓閣,以焦墨畫松林,是抽象與具象的對話。《泰山旭日》有墨色與藍、綠色交織造成山形,少用皴法,樹林以色、墨夾雜其中,追求山的磅磚氣勢。潑彩、潑墨講究畫面層次與渲染的隨機性,要流暢明快,更要潑出空間感,鄭百重說:「我的潑墨山水有基本的構思,故意將抽象的山石與具像的雜樹林有對比形式,顯現有機的組合。

 

情節性的人物

在作品中加入當地的建築屋舍與點景人物的活動,可以增加畫面的情節性與真實性,也流露畫家對天地萬物的情感。在鄭百重的畫中可以發現其中的時代性與地域性,如《水村山郭酒旗風》,畫中水上的船隻與水邊的亭子,正是江南水鄉的寫照。他說:「這幾年他有意將這些人物或動物在繁簡之間做變化,在時代人物或古典人物做巧妙配置。增添畫面的活潑性。」例如《雲海攬勝》雲霧中的五位古代高士,正呼應高山杉柏品格清高的象徵。《賞風賞月賞秋香》,亭中有兩位文人彈琴品茗,一位烹茶侍女,另一邊有童子捧書匣走來,畫中人物活動有情節性。除此還有動物點綴於風景中,如《峨嵋山中》的羊群正在過橋,《長白飛雪》中杉林的馬兒正在奔跑,讓觀者在靜態的山水中感到生命的靈動。

 

寫生與造境

山水畫除自己造境之外,鄭百重作品中常有兩種主題,一種是標示出地名,如《西江苗寨》、《淡水河》、《長白飛雪》、《西藏岡底斯山》,另一種以古詩詞為題,如《停車坐愛楓林晚》、《江清月近人》、《月湧大江流》,這兩類畫作他畫來特別真實,前者必需選擇該地的風景特色,引人共鳴,後者純屬個人意境表現。兩者都是一般社會大眾所熟悉的,一是看過的景物,一是朗朗上口的詩詞,他都能保有詩意並具真切感。好像畫中的境界就在眼前,或是真實世界所存在的一處。

 

永遠前進不歇 

鄭百重的藝術技巧植基於傳統的筆墨,他重視色彩表現,融合古法用色、現代材料與西方抽象技巧,形成瑰麗的青綠山水。儘管近年來鄭百重已經享有盛名,但仍謙虛為懷,自認各種活動資訊都有可能激發他在藝術上的創新表現。他也不以現在的風格為為滿足,期許自己不要停下腳步,要有新的情感與面貌表現。他認為誠實是作為畫家的首要條件,其所反映時代與自我是不容折扣的。

 鄭百重總是如此堅持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