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尋找地平線.心中的閃閃亮亮 翁明哲的繪畫

尋找地平線.心中的閃閃亮亮 翁明哲的繪畫

白雪蘭

戰地金門是故鄉

居住在新店山上的翁明哲,有其獨特又規律的創作生活,現在的身份除了畫家還有柔道教練,與攝影家和吉他演繹者,可謂多才多藝,他於1972年出生於當年仍稱前線的金門,金門的戰地經驗特殊令人難忘,所以翁明哲常以故鄉的街道景色、親友人物為其表現主題,他的創作緊扣著他成長的時光與地域。如《金門下老街,2016》、《吉貝港潮退,2016》。1994年從國立藝專美術科西畫組畢業的翁明哲,毅然決然放下頻頻獲全國首獎的繪畫不再繼續,他很想去西班牙學看看弗拉明哥吉他是否有趣,當時得到奇美藝術人才培訓獎的人,大部份都選擇到巴黎深造,脫俗的他不想和一般人一樣而選擇了西班牙,並且不專注繪畫卻只想放逐自己。於是他隨心嘗試多樣的媒材創作,尤其是攝影中暗房的技術,在薩拉曼卡藝術學院求學時期,他遊走了很多地方,專門拍地平線和影子,再回暗房中作業,在每天都是藍天白雲的西班牙,他的創作卻在暗房黑白之中完成。

回國後面臨創作和生活的平衡考驗,2006年決定重拾畫筆,翁明哲用他的作品回復逝去的時光,各地老街一直是他喜愛的題材,如深坑老街、迪化街、九份街道、當然還有故鄉金門的街道,或現今都會菜市場裡的人潮熙來攘往景像,他很迷戀如是的流動光與彩,在色與光的奔跑中,加入了追憶與當地的特質,氛圍有些迷朦,但人情味與世間感更濃。

 

把照片形式帶入繪畫

近期翁明哲的繪畫作品四週常常有一道黑色外緣,這是從他在西班牙洗照片的形式流傳下來的痕跡,其實在白色的畫布上畫畫,跟暗房中相紙的顯影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從白紙中慢慢積累上來,慢慢清楚起來,逐漸成形。《尋找地平線,2013》這幅作品原本是一件攝影作品,現在轉成油畫作品,畫作四週留著黑框,像是影窗,也像是一張大相紙。為什麼把攝影作品轉成畫作,只為了回復17年前的感覺,還有對於已內化成故鄉之一的西班牙的懷念。過去的每一件攝影作品,拍攝的時間性與經暗房技巧所得到的影像,都是翁明哲構思經營出來的,過程具有相當的實驗性,現在他則認為畫一件作品比拍一張照片來的容易控制,攝影作品要拍攝然後再沖洗放大,要假他人之手,也要有設備,最後成為作品,可能已經過好多年,可是繪畫在與之相較下卻是更有個人的自主性,沖洗照片要洗得像畫作這麼的大是有困難的,這是近期翁明哲在油畫上保留攝影作品的形式原因之一。

 

水泥刀當畫刀

翁明哲的作品中使用畫刀去畫畫是他的特色,所謂畫刀往往是水泥刀,畫刀上沾上油彩帶出來的混色效果,拖過產生漸層色是畫筆畫不出來的,大片畫刀的肌理顯現色彩的豐富性、隨機性、不可重覆性與不可預期性。如《迪化街,2016》、《菜市場,2016》作品,以前是筆觸藏在所描寫的景物街道裡,今年作品的畫刀筆觸就逐漸明顯,形體就變得比較抽象模糊,少了理性,感性全部都放在畫面上了。

身材壯碩也是一位柔道教練的翁明哲,他的畫刀畫法,是用身體的運動把力量投注在畫布上,油彩瞬間凝結,要把黏稠的油彩拖拉挑起或甩起,需要整個身體大動作的力道。如同書法的書寫,是要運氣讓身體去帶動的,所以全神貫注去刮、去刷、去點、去拉起,畫刀下刀後馬上收手立即結束,不再琢磨,感情就停留在上面,凝結於畫布之上。

他說畫畫要像貼磁磚一樣,動作要快又準,沒有修改的機會。瀟灑不羈的翁明哲說:「用畫筆畫很難過,一筆一筆的,用畫刀畫的話,身體的力道當全部展現在畫布之上,把能量交付到畫布之間。」又說:「我現在是想的時候不畫,畫的時候不想,我用身體去畫,我不喜歡拿畫筆繪畫,因為筆一拿起來,技巧性就上來了,繪畫性因而一筆一筆失掉,若養成習慣,最後會畫不下去,就像每天在跑步機上跑步,會跑不下去,清晨我會開車到很多地方慢跑,遠至基隆八里,近則碧潭安坑,一直在一個地方跑步就麻木了,我盡量把描繪性降到最低。」翁明哲說畫畫是身體在運轉,心靈在飄移,這是他的畫刀美學。

 

尋找地平線

今(2016)年四月在名山藝術的個展,翁明哲將展覽名為「尋找地平線-心中的閃閃亮亮」,展出的作品中題材總是有地平線,但是內涵上畫家要表達的是心中的閃閃亮亮,因為心中曾經陰暗,而今表現的閃閃亮亮,其實是畫家喜悅心境的傳達,畫作中有數件畫面取之畫家在西班牙內陸留學時所拍攝的作品,翁明哲從1998年就在拍攝地平線,開車到安達魯西亞,與他所住的薩拉曼卡去拍,不僅拍地平線也拍影子,表現廣闊的空虛感與孤單的幸福感,如《尋找地平線,2013》是在內陸的撒拉滿加省,人物旁邊是秋收後的麥田,又如《心中的一片紅,2015》是他唸書時撒拉滿加省郊區春天的豆莢田,但紅色的罌粟野花卻喧賓奪主反客為尊,《在麥田上磨磳的影子,2015》也是、《竊竊私語的橡樹,2015》是更南的安達魯西亞的橡樹,這些都是攝影的作品,將之轉換為油畫作品,就為了將心中的景色再現。

地平線是陸地的盡頭,但也是另一個場域的源頭,地平線代表現在,走進是過去,走出是未來,而影子是一個暫時的存在狀態,一群影子是一群個體存在的聚集;它們隨時保持在移動、不穩定、瞬間即滅與相互交集的狀態。它們或可藉喻為人存在的類狀態模式,因為本質上他們皆具備著模糊的面貌與遊離的性格。有暗暗的影子我們才意識到太陽直射的光彩,若生活充滿無奈與壓抑,就要了解微笑的可貴。畫週遭被地平線包圍的景象,看起來什麽都沒有,但也似乎什麼都有了。於是他樂於尋找地平線,看著脚下的影子也成爲樂趣,經過十七年把這些伊比利半島的景物轉換成遠遠大於相紙的作品,飽滿亮麗的色彩如蝴蝶紛飛如燈光閃爍。

如今翁明哲常站在台灣的岸邊,望向遙遠的地平線思想,那海的盡頭究竟存在著些什麽呢?怎麽想走近其中卻反倒漸行漸遠。他說:「每當我望著東邊的基隆嶼跟西邊的龜山島,總是會想起童年的金門島,原來故鄉總是飄移的島嶼,原來過去的光彩與懷想總是如彩蝶般紛飛飄零。」翁明哲對地平線特別有感:「地平線上的風情接近永恆,地平線下的事物卻稍縱即逝。天空究竟承載著什麼如此重要,因為它承載著記憶與情感,那是在地面行走磨礪後的投射…」

 

心中的閃閃亮亮

畫地平線表示過去跟未來,而閃閃亮亮應是現在心境的投射,表現閃閃亮亮的數幅夜景作品,如《高雄之夜,2015》、《碧潭之夜,2015》、《台北之夜,2016》,乃因金門以前實行宵禁,夜晚沒有燈火漆黑一片。翁明哲第一次到高雄,發現世間有這樣燈火通明的美妙夜景,這種感觸從那個時候縈繞至今,把記憶和現實結合轉化,他採遠眺的視角,大場景的描寫,高樓大廈建築物燈光就像鑽石、星星一般閃閃亮亮。這種描寫法也其來有自,畫家談到他從學生時代對印像派中畢沙羅的風景畫特別印像深刻,畢沙羅近似點描但沒有點描那麼細的筆法,翁明哲看它們像是有色彩的毛毛蟲在畫布上面爬動,就把這種畫法運用到《心中的一片紅,2015》、《心中的一片藍,2016》,把色塊由毛毛蟲蛻變成繽紛的蝴蝶翅膀翩翩飛舞,呈現喜樂的感覺,揮別陰霾日漸走向人間美滿,傳達向上正面的思維。

翁明哲說:「這個世界是用珠寶做的,所以我相信並且去尋找,我們所處世界的珠子,那是由希望、信心、樂觀、喜悅、陽光、溫暖等等這些閃閃亮亮的光輝所交織而構成的」。

《尋找地平線》題材下帶有框框的作品,像是一個池子,當中要留有各式各樣豐富的色彩意象,竭力要建構它的可看性,表現心中閃閃亮亮的夜景作品則像一條河流,迤邐緩流,把情感汨汨而出,也有想像的無限空間。

 

色與光的奔跑

每一個人的生活所在總是在移動著,對翁明哲而言他有很多故鄉;金門、台灣、甚至西班牙,故鄉是一個移動的島嶼,但總是讓人思念懷想。

翁明哲善於繪畫、攝影,也善於寫作,畫刀揮灑下的繪畫風格,隱藏細膩的文人詩意思維,厚、濃、稠的油彩與快速勁道交織出簡潔、耐人尋味的風貌。敏銳的感受也透過文字傳達,一手拿畫刀,一手執文筆,並用他藝術家的攝影眼帶領我們看地平線、海平線、山的稜線與河流的曲線。

繪畫作品中有溫柔有激情,有具像也有抽象,都是理性與感性混合。沒有太多的符號、隱喻、諺語、寓言,只是情感的視覺化。翁明哲為他的作品說明:「題材上或者以當下描繪過往,或是用回憶架構視覺的現實,以感性的破壞開始,用理性的裝飾結束,想表達的不外乎時間的流走,光影的律動,自我意識的此消彼長。繪畫的悲傷應該留給自己,觀看的快樂就留給別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