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千古文心一脈傳-周亞鳴畫品評

千古文心一脈傳-周亞鳴畫品評

杜哲森/中央美術學院教授

  自從宋蘇東坡為士夫畫張目以來,歷經元明清三代,文人畫中於蔚成大觀,其影響一直延續至今。每個畫家都想躋身其列,但如果按陳師曾為文人畫所作的四要素-人品、學問、才情、理想--這一標準來衡量,那麼在眾多的所謂文人畫家中,恐怕就要篩去一大部分。真正的文人畫,其內涵都大於形式,都是一種人格力量的昭示,一種人生境界的抵達,一種人文精神的閃光。為此,是不是文人畫,靠的不是自我標榜,而是作品自身人文價值的感昭與征服。

  周亞鳴的創作所以被列為文人畫系列,就是因為他的作品具備了應有的文化品格。

  周亞鳴自一九八五年於四川美術學院畢業,一心理頭於自己的創作,精心地打製著連接傳統與現代,文化與人生的鍊環,是如此投入,如此痴迷,正像他自己講的:「我每天總在自以為是地畫自己的畫,好像無休止地紡織一個樂在其中的夢,就像我的兒子自己玩自己一樣。人說,人看,和人不說,不看,都微不足道。好像心中永遠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一個飄飄渺渺,恍恍惚惚的世界。」

  周亞鳴的創作在題材上十分寬泛,他是以「萬物皆備於我」的文化視野和審美襟懷觀照大千世界的。對文人畫家來說,畫什麼並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發現,是賦予。憑著文化人的才思與智慧,在創作中可以而且就該具有化腐朽為神奇,賦冥頑以生命的能力。大至山川,小至芥末,文人畫都力求做到發他人所未發,見他人所未見,即賦予其特有的文化內涵,並提升到審美層面,如此才能去其平庸與雷同,得其雋永與個性。 

  在這方面,周亞鳴多有精心之作。他的多幅作品取材圍棋,以兩個棋缽,數十枚或散放或佈局成勢的棋子構成畫面,這種文人玩的文化物,一經文心處理,便生髮出了耐人品味的蘊涵;又如電話機、咖啡杯,也是司空見慣的東西,可當它們被收入畫幅,並靜置在那裡時,同樣給人以無聲勝有聲的無盡遐思。周亞鳴的畫所以當得起一個“文”字,就是因為他的藝術悟性使他的創作多能透過表像傳達出特有的意蘊,而這一點不是那些心浮氣躁的畫家所能做得到的。

  將周亞鳴的創作納入文人畫範疇,還同他的富有個性的藝術語言和審美風範直接相關。如畫梅花的枝桿,無論是沒骨還是雙勾,用筆和造型都十分靈活,枝桿可以由粗變細,亦可以由細再變粗,枝桿的穿插掩映也不受畫譜或名家章法的硬性規定,他著意表現的是一種情蘊,一種境界,一種可意會而難言說的意蘊之美。看他的畫,如同看孩子們畫畫那樣,一任性情驅使,大膽落筆,隨意生髮。周亞鳴的畫給予人們的是清新與爽朗,溫馨與蘊藉,不失傳統文人畫的恬靜與儒雅,同時又增添了現代文明的豁達與灑脫。
  
  同歷史上那些優秀的文人畫家一樣,周亞鳴是在“遊於藝”的過程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坐標,借助一支筆、一錠墨、一經紙訴說著自己的人生體驗,割捨不得的文化情結,和對人類文明進程的自覺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