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當個有記憶的畫家-汪壽寧的繪畫寰宇

當個有記憶的畫家-汪壽寧的繪畫寰宇

 

 

                                                       王哲雄 

                                                               巴黎大學西洋美術史與考古學博士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前所長

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所客座教授

 

       記憶是人體工程的軟體,沒有記憶的人體,只是沒有靈魂的軀殼,所以沒有記憶的人是多麼可憐。有記憶才有經驗,累積經驗才有智慧;有智慧便能明事理、辨善惡、分美醜。藝術家、詩人一向都被公認是最有智慧的人,他們比常人更重視與需要記憶。「文藝復興」頂峰期,身兼藝術家、工程師與發明家 (儘管他的發明沒有一件在他在世的時候實現) 的達文西 (Leonardo De Vinci),智慧是一流的,記憶更是卓絕超人;十七世紀的大畫家普桑(Nicolas Poussin) 有「腦力型」的記憶,而洛翰(Claude Lorraine)是「視覺型」的記憶;十九世紀的柯賀(Camille Corot),有詩人氣質的獨特記憶,自然就有清新脫俗的傑作《靜泉之憶》(Souvenir de Mortefontain, 1864, 油畫,65 x 89 cm, Musée du Louvre, Paris)問世。長久以來,因為與「巴比容畫派」 (l’Ecole de Barbizon) 的畫友深厚的情感和地緣關係,被錯誤歸類為「巴比容畫派」的米葉(Jean-François Millet),是個畫界的奇才;農家出身卻是一位熟悉拉丁文和希臘文,飽讀群書之「有教養」的農夫;他有著不可思議的超級記憶能力,一反「巴比容畫派」戶外寫生的習慣,他幾乎是全憑記憶作畫,包括轟動一世的《拾穗者》(Les Glaneuses, 1857, 油畫, 83.5 x 110 cm, Musée d’Orsay, Paris) 與《晚禱》(L’Angélus, 1857-59, 油畫, 55.5 x 66 cm, Musée d’Orsay, Paris)都不例外。

       由名校台北第一女子中學初中部直升高中的汪壽寧,在一九五一年高三的時候,毅然決然地要報考美術科系。這是何等重大的決定,必須違抗家人的指望甚至鬧家庭革命,才能說服家人同意。一般家庭,子女念名校,加上成績優秀,通常會寄望子女報考醫學系、建築系或法律系;美術系常常會被認為與其諧音「沒出息」同義,是多數家庭所反對而「沒有未來」的科系,當然這指的是汪壽寧或者是筆者念美術系的時代而言,時下的觀念已是今非昔比。汪壽寧家境富裕又是老么,父母呵護備至,家人不但沒有反對,還透過鄰居已故師大美術系教授林玉山先生,為她介紹張義雄老師,在其門下學畫;在未進師大之門,已經是才華畢露,一九五二年考進師大美術系與江明德同班;兩人一重感性而以寫實風格為主,一重繪畫理論而以抽象形式為前提的情侶搭配,彼此的尊重與包容,遂成志同道合的恩愛夫妻。在校或畢業之後,汪壽寧的周圍一直有名師長輩與同儕畫友供她諮詢垂問,或相互切磋討論的機會,所以她特別感受到見賢思齊與力爭上游的重要性與急迫性。

      「遠遊」是汪壽寧儲存記憶、豐富記憶的不二法門。從七○年代到九○年代,幾乎每隔十年,汪壽寧一定會暫時離開國門,在日本、美國、歐洲各地擇其一,進行她「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的遊學計畫。特別是在她年過五十的時候,還是依然擁有一顆赤子之心,為了創作,她曾經在一九九一年遠赴法國,暫住朱德群教授的畫室,然後花兩個星期的時間,前往希臘去旅行寫生,帶回一張張藍天碧海、山城峭壁、白色房屋,點綴著燦爛豔麗花朵的希臘景觀,不論是以粉彩速寫或以炭筆素描,都留下豐碩的知性旅遊記錄與美好的記憶,更讓汪壽寧挖掘到「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繪畫資源。

       這個面積只有75平方公里,居民也只有3600人左右,四周濱臨愛琴海的希臘小島麥寇諾斯(Mykonos),光線特別明豔,藍白交映的希臘意象與風光,是處旅遊人士愛去的方地;同樣面積,但人口較密集約6490人的小島聖托林(Santorin),以火山奇景有名,當海水漲潮的時候,從高處俯視小島,形同可愛的牛角麵包。

       汪壽寧在二○○四年於霍克藝術中心展出的作品中就有二、三十張油畫與各種媒材所畫的速寫或素描,是來自希臘之旅的紀錄與記憶。這一系列的作品,汪壽寧並非以「寫實主義」的手法來表現,而是以類似「行吟詩人的眼光」、「浪漫主義的心緒」和「象徵主義的夢幻」,來傳移模寫異國風情;對這塊曾經是西方文明濫觴的古老國家的土地, 蘇格拉底 (Socrates, c. 469 -399 BC. )、柏拉圖 (Plato c. 429-347 BC)、亞里斯多德 (Aristotle, 384- 322 BC.) 三賢以及詩人德歐克里特 ( Théocrite 315/310-250 BC) 歌頌過的希臘風光,使用最純真、最樸實的態度和筆法作智慧型的詮釋。

       事隔多年,汪壽寧依舊對希臘之旅的印象深刻,對曾經畫過的地方,時常在畫意興酣的時候,會情不自禁地作某種情境的調整,例如這次要展出的《希臘小島》(2002,油畫,60 x 72 cm) 就是二○○四年展出作品的調整版:在樓梯前後增添了桃紅色的盆花,情境也改得更靜謐更空靈。希臘小島的山城在暖色系主調的駕御之下,造型古拙簡樸的建築物,由下方朝著右上方層層錯落交疊;空蕩蕩無人影的大階梯,從右下方攀升且遙遙與一輪釋放著熱能和金色光線的太陽相望,一種奇妙的沈寂氣氛瀰漫於整幅畫作,這是一個空靈和通靈的超現實世界,也是一處充滿象徵意涵的寰宇。

       異國之旅對一位創作者而言,是一種新視覺和新經驗的沖激效應帶來的反思,自從汪壽寧返抵台灣之後,她最深切的體認是「文化的認同」(Identity of a culture) 。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都有它獨特的性格,因此每一地區都會發展出代表各地區性格的文化,一切價值觀和審美觀都會從文化性格中沿生,所以對自身的「文化認同」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汪壽寧在發現外國的美之餘,更看清楚家鄉的迷人所在,一系列台灣鄉村景色與風光,成為她畫筆底下的「新貴」。她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感情更加的「濃郁」和「粘稠」,在此次展出的畫作中,「田園景色」和「人物」兩個主要的主題裡,《淡水農家》(2007,油彩,38 x 45 cm)是汪壽寧新進創作的系列農村景色:取景不取巧,忠實呈現鄉村的平實,左右兩棵樹導引出一條黃土泥巴小徑,迂迴地往後延伸到一片森林;路邊座落幾間大小高低不一的磚砌古厝。熟悉的台灣鄉間古早味,汪壽寧以質樸無華、感性粗放的筆調,表達她對鄉間農家平易隨和的民情與憨厚質樸民風的認同。相反地,另一幅《淡水農家》(2007,油彩,60 x 73 cm),則以纖細柔和的筆調,描繪河邊浮堵草地的翠綠綿密,與其水中清新婉約的倒影;夾在左右兩堆樹叢的農村聚落,座落中景位子且穩穩地相依偎在一起,祥和靜謐的氣氛,像詩一般的情境,汪壽寧藉此畫釋放出安和樂利的訊息。

      《淡水農家》-1,大小規格與前作相同 (2007,油彩,60 x 73 cm),只是黃土路面顯然寬廣多了,而土的顏色調得非常妙,強烈地讓我們感覺這塊地的土壤非常肥沃,土路右側的油菜花田,茂密地開著滿地遍野金黃色的油菜花,而左側略微下傾的小菜園,蹲著一位戴斗笠的農夫正在採收肥碩的葉菜,農舍錯落有致地半藏於樹叢之間,美得出奇的農家,我們不禁要提問,這會是農家? 不,這應該是陶淵明所描述的「桃花源」,因為這地方實在太美了!

      《深坑大樹下》(2008, 油彩,72 x 61 cm),偌大的一顆老樹,不偏不倚地種在畫幅的中央,它跟後面的古舊樓房,勾勒出深坑老街的輪廓。熙熙攘攘的逛街人潮好不熱鬧。以這棵老樹的樹齡來說,的確可以稱得上「貫串古今」,新舊意象的結合;汪壽寧在大樹右下的矮房小吃店,立起一面紅色招牌:「大樹下豆腐三吃」,將此地的傳統產業意象一呼而出。這幅儲存著新舊記憶的畫作,卻也融合了藝術家濃濃的懷舊情感與見證。跟豆腐產業相關的景點:《石碇》(2008,油彩,73 x 91 cm),汪壽寧將人們印象中賣豆腐的地方產業聯想,轉移到溪河景觀的意象,喚起好山好水的生態保護意識,藝術家把環境畫美是有激發環保的意識的。

       汪壽寧的文化認同讓她成為更有記憶的藝術家,她不斷的讓快要被遺忘的記憶再度活躍起來。《淡水教堂》(2002,油彩,91 x 73 cm )就是一個現身說法的例子。淡水教堂是紀念馬偕在台傳教六十週年,而於一九三三年,將原來的白教堂改建而成,是一座歌德式的建築,雖然沒有米蘭大教堂的規模和氣勢,但難得在台灣有這麼一座歌德式的教堂。汪壽寧將這座美麗莊嚴的教堂,放置於藍天白雲的背景烘托下,格外顯得高瞻恢弘。

       汪壽寧早期對於人物畫著力甚深,她對每個不同人物的特質,有敏銳深刻的洞察力。人物畫對她來說是創作中,最具表現性的主題。一九九一年入選法國秋季沙龍的作品:「老農夫之夢」(1990,油彩,91 x 72.5 cm) 是汪壽寧對於人物心理細細琢磨的體現。描繪農忙後就地坐於田畝中小憩的老農,臉上深深烙印的皺紋,是勞動歲月的見證。他蹲坐地上,雙手緊扣,畫家有意將雙手放置於前景近中央的部位,讓繃緊的手部肌肉得以著力強調,如此動態的表現,老農夫雖然是坐下休息,但似乎仍有心事令其焦慮困擾,汪壽寧像心理學家一般穿透老農的精神世界。

      《夢遊威尼斯》(2007,油彩) 是一幅頗有隱喻性的人物畫。三位旅行少女,似乎坐在火車廂的長沙發上打盹。閉著眼睛昏昏入睡的動作一致;傾斜著身體、雙手交叉或雙手交抱的姿態各異。牆壁上隱約掛著一幅威尼斯的風景畫,所以藝術家幽默的聯想賦於「夢遊威尼斯」的隱喻性主題,看來令人拍案。三位少女的服飾色彩、款式搭配,非常有變化又協調,睡態自然,光影透明,這是一幅成功的人物畫。

       汪壽寧的藝術創作,體現了斯人斯土情懷的關愛,豁達的物我照應,顯示畫家永遠年輕的心境,在其繪畫中充滿著眾所熟悉的事物與溫清,她要當個有記憶的畫家。此次展覽中,各類主題展出數量的比重相近,可見汪壽寧的創作,到現在為止依然是全方位的進形式,重未稍有停息,除了衷心恭賀展覽成功之外,期待她的「記憶」越來越豐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