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再創傳奇 ──楚戈的油畫新作

再創傳奇──楚戈的油畫新作

蕭瓊瑞

 

       在戰後台灣現代畫壇,楚戈是一個傳奇的人物。其傳奇不僅是他生命中不斷遭遇病魔的挑釁,而他始終神奇的躲過襲擊,活了下來,又不斷地創作。其傳奇也展現在他多才多藝、無人能擋的藝術生命。他的一生扮演許多角色,是詩人、是藝評家、是插畫家、是水墨畫家、是版畫家、是雕塑家、也是中國古代藝術,尤其是青銅器的傑出研究者……。如今,楚戈又多了一項傳奇,他也是一個油畫家。

       不過,楚戈傳奇當中還有一項更大的傳奇,是他從事任何一項工作,除了最早的寫詩和藝評之外,一開始始終不被看好,但才一轉眼,他的表現已經令人驚艷而不得不叫好。

       楚戈生命當中,隱藏著一份不隨俗流、不循舊道的叛逆因子。因此,他的任何一種創作的形式 、或是學說的提出,始終被自視正統的人輕視為「野孤禪」。但這到底不是普通的「野孤禪」,一旦修成正果,展現的力道與思維,幾乎撼動傳統而更立傳統。創作如此、研究亦是如此,他即將出版的《龍史》,正是故宮文物在台灣塑成的一項學術傳奇。

       最近的一項機緣,使得楚戈在「不食人間煙火」(他因病無法正常進食),也「不聞不語凡俗瑣事」(他因病無法聽見、說話)之後,一頭栽進油彩的世界。

        事實上,長期從事創作的楚戈,原本就不曾排斥過任何一種媒材。早在數十年前,他就曾為文稱讚「油彩畫家」朱德群在油畫上精采的表現。他以「雲興霞蔚」來稱美朱氏的畫作,也推崇他能將水墨精神帶入油彩創作的傑出成就。

       楚戈的創作油彩,他自稱猶如交了新女友,暫時拋下舊女友(水墨),而享受戀愛的滋味,得寸進尺,天天探求那「可不可以再進一步?」的可能性。

       油彩在楚戈此時,獲得他的青睞,固然有著一些生命中的偶然機緣使然,但當中一個可能更為關鍵的理由,則是楚戈永遠不甘寂寞的本性。油彩鮮麗的色彩,恰在他「食不知味」、「聽而無聲」的生命階段,擄獲了他的芳心。

        楚戈之從事油彩創作,帶著高度談戀愛、玩遊戲的心情。胸無成法、筆無成規,什麼打幾次底、塗幾層色的油彩規矩,對他來講,都不存在。隨筆而畫、隨興而止。有時用貼的、有時用撕的;有時用潑的、有時用印的……,楚戈到底不改「頑童」本色。

       這種「存心玩玩」的人,最令「正統」人士痛恨的,就是轉眼之間,他已累積了大量的作品,而且鋪陳開來,面貌還真是嚇人!「他是怎麼做到的?」自認正統的人不得不相互詰問。

       楚戈這批油彩新作中,大抵可以歸納為三類:第一類是延續之前水墨畫「線條行走」的基本風格,以一些複數的排筆式線條,織構出畫面的主體結構,再搭配一些具有暗示意味的造型,形成頗具律動變化趣味的作品,如:〔行走成一座山〕、〔別有洞天〕、〔動與靜〕等作即是。在相當的程度上,如果不仔細辨別,這些作品和水墨畫之間,幾難分辨。對於媒材,在楚戈看來,絕無所謂「本質」或「特性」的問題,如何運用,端視創作者的文化認知與匠心巧意。同樣以線條形成的畫作,還有類似文字畫風格的〔觀自在〕,以及以連續單線綿密迴旋構成的〔回歸〕等作。

       第二類作品,則是較具幾何分割形式的風格。這是楚戈利用膠帶封貼的方式,所創作出來的作品,在筆直的切割線條和油彩流動間,形塑出兼具理性與感性的作品,如:〔大塊假我以文章〕、〔最後的冰河〕、〔當偶然遇到了必然〕、〔聽雨〕、〔月隱後山頭〕、〔虛實之間〕、〔偶然與必然〕,及〔記憶〕等作,這些作品,複合著單純平坦的色面與流動不定的油彩,一如透過方格窗欞的窗戶,凝視屋外大雨滂沱的山景。

       第三類作品,也是最多的一類,帶著較大的嘗試性與摸索性,讓油彩黏稠的特性,或是聚積成濃得化不開的激流,或是化約成輕淡闊遠的山景;有些具體、自然抽象,但瀟洒脫逸則是貫穿的主調,如:〔遠處在下雨〕、〔濕地春夢〕、〔東坡的夕陽〕、〔旁觀者〕、〔山城夜月〕、〔山野舞曲〕、〔開放的心〕、〔等待〕、〔永遠的記憶〕、〔日出山也醉〕、〔黃金的田野〕等,都是較富具體形象暗示的作品。另如:〔時間流〕、〔旁觀者〕、〔當邏輯成為學術〕、〔從那邊東來時〕、〔山語〕、〔去了又來的記憶〕、〔交談〕、〔仰望之歌〕、〔行走的線〕、〔那人哪裡去了〕、〔訊息〕……等,則屬較抽象的構成。

        不過,不論是哪一種類型,楚戈此次2008年發表的油彩新作,基本上都充滿了一種濃郁的詩情。或許由於無法聽聞、無法語言,楚戈回到一種極度自我對話的狀態,那些昔日壯遊的山河、那些曾經流連的海邊、那些久已遠去的好友,和仍然炙熱的溫情……,一一化為創作靈泉,流洩畫面,凝成永恆。

        對一個歷經生命挑戰而始終無懼的勇者,任何的褒貶,實均無以撼動其沛然旺盛的創作狂熱。楚戈只是在其傳奇的生命歷程中,再創一個又一個令人嘖舌的傳奇,而且尚未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