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直探自然界中的大化眾生—我看張振宇畫展>

直探自然界中的大化眾生我看張振宇畫展

王哲雄
法國巴黎第四大學美術史與考古學博

 

不同於年輕時渴望挖掘真相,追求表現辛辣的的主題,步入中年的張振宇,寄情於自然,在藝術中表現出天人合一、與世無爭的情懷。本次畫展與他2000年的個展「前衛山水」同為表現山水,但在創作手法上卻轉換了一種新的畫風,和先前狂暴、表現主義式的的藝術手法相比,顯得寧靜許多。這似乎和看山的道理相同,早期看山是山,眼睛見了什麼便是什麼,歷經一些磨練再回頭看山,卻又懷疑起眼前的真實,企圖拆解眼前的景象。現在的張振宇,表達出重構後的真實,在他的眼中,山水以更多元的新風貌展現在觀眾眼前,在他筆下,自然釋放出一股新的力量。

 

這次畫展,可說是一場風景的饗宴,包括表現樹、山與清流的林間景緻、水平色塊構成的天空與海景、以及安徽境內西遞村落的古樸風貌,多樣景緻盡收眼底。雖說畫作整體表現得較為寧靜,但仍不乏氣吞山河的景象。像是一幅名為「玉山風雲」的畫作,一連串疾馳如飛的狂放筆觸,山與樹成了不規則的形體,再加上一層層厚得有如浮雕的肌理變化,給人酣暢淋漓的感受。另一幅表現泉水的「清流過客」,則具有泰納(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風景的崇高特質,同樣撼人心絃。

 

畫展中,「林間景緻」系列最能深刻表現出張振宇對自然的感動。他的樹,時而如柯賀(Jean-Baptiste-Camille Corot) 筆下的楓丹白露森林,如夢似詩,一派靜謐優雅,彷彿可洗滌都市人蒙塵的心靈(見畫作「醞釀著」);時而表現小筆觸的細膩,將沾著白雪的枝椏化做千千萬萬的細絲,撩撥著觀者的視覺感官與思緒(見畫作「寂照」);時而大膽地在畫布上揮灑出幾抹綠色顏料,表現乍暖還寒之際生命的韌性(見畫作「初春」)。每一棵樹,都以不同的姿態與技法,在張振宇的藝術天地中恣意吐納,與人同聲相應,同氣相求。他的山,特別是數幅表現玉山的畫作,亦傳達了厚實的生命力,筆法雄健,明暗交錯中漸次有變化,山脈巍峨的形體置於畫面的中心位置,有如台灣的精神堡壘,具有陽剛的魅力。他的清流,表現了水流的動勢,活水源源與岩石碰撞激起的水花,表現得自然而不凡,特別是名為「不確定的河」的畫作,S型迴彎的構圖漸次開展,給人一股舒緩流暢的感覺,「河欲望奔騰」中的三角構圖,則顯得磅礡有氣勢。

 

「海」系列經由層層疊疊的長條色塊堆積,海洋、天空的景緻巧然而生,而每幅畫作也可視為數條水平色塊組合而成的抽象畫。畫作中時有隱喻的內涵,如「時間的身影」中,淡藍長條堆疊了海面、橙黃色塊代表初昇的陽光,再加上幾筆白色顏料的揮灑,便構成了一幅晨曦景象。畫面上方的白色雲彩彷彿在天際化

 

作了一隻展翅的大鵬鳥,這或許是張振宇內心的寫照,自己期許在創作上如鵬鳥展翅;再者,這幅的景象也隱喻著時光的流轉﹔晨光下,雲彩瞬息萬變,誰也猜不透下一秒這朵雲彩又將何去何從。而另一幅日出景象「日出—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在畫作名稱上就透露出創作者的理念,藉由太陽的升沉與海水的起落,暗示天體晝夜不息的運行,君子也應當效法天地這股互動的力量。儘管在表現最抽象的自然景象,我們仍可感受到張振宇心靈與情感上的悸動;就算描繪大面積的海景、天空,也展現了他在自然世界中體會到的細微與深度。

 

在所有作品中,「山居」系列的創作技法最為獨特。這個小村落保有明朝建築簡樸與節制的風格,使得張振宇深深著迷,體內的創作慾就此漫溢。張振宇完全以畫刀代筆,把畫布當成西遞民居的白牆,宛如刷油漆般塗上厚重的顏料,再加以刮擦,刀起刀落間,大片的藍灰色屋頂與白牆顯得層次分明,斑駁古樸的氣息渾然天成。每一刀,都累積了張振宇作畫數十年的功力與能量,這種將畫布視為白牆的佯信念頭,使得創作過程如同遊戲一般,看似無法控制畫刀下牆壁屋瓦所呈現出來的效果,畫面中的層次肌理,卻豁然便成了細節,隨機定奪。

 

張振宇的創作思維,包容多元,他試圖將兩相衝突的元素,融合在同一個畫面:狂放與優雅、抽象與具象、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表現出一個個既矛盾又和諧的關係。這種運作無所不在,「山居」系列以畫刀代筆,在技法上顯得潑辣豪放,構圖上,卻予人一股寧靜優雅的感受。「海」系列則在抽象和具象之間游移不定,遠看時,水平線條堆疊出海面、天空的開闊景象,近看時,畫面中的一隅一角,又可視為一幅幅小型的抽象畫。而畫作「山水隨我」和「山霧」等作品,則以西方的材料融合中國山水的構圖,在濃稠堆疊的顏料下,依舊展現了中國水墨畫以虛代實、以少勝多的特點,巧、妙雙絕。

 

觀看張振宇的畫作,必須看原作,才能體驗畫中的材質肌理,去感受他生命底層澎湃的創作能量。他的創作源頭,直探自然界中的大化眾生,讓人感受到生命的悸動與自然的生息。他創造的景象,不僅是描繪自然,更是心靈的投射。這幾年,張振宇虔心修佛,體認了當下是空、法象互為緣起的生命本質,他淡泊一切,唯有在創作這條路上保有最初的堅持,在生命即將邁入五十大關的這一年辦畫展,格外具有意義。畫作中展現的和諧感,是人、自然與材料的一體成形,相較以往的畫作,更能表現出生命的厚度與闊達的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