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孤高特立的藝壇行者—讀張振宇近作有感>

孤高特立的藝壇行者讀張振宇近作有感     

                              謝義勇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成人教育研究所 博士
(財團法人)黃君璧美術獎助基金會董事
                              菩提文教基金會董事

 

  北宋神童晏殊作《浣溪沙》詞:「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夕陽西下幾時回?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詞義淺白,描述同樣場景而事物已非。也暗喻著美好事物的消失,不一定是生活的盡頭;或許是更美好事物即將到來的好預兆,它將使未來的生活充滿希望。無怪乎「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成為名句而千古傳誦!


  晏殊另一闋詞《鵲踏枝》:「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是他寫閨思的名篇。詞之上片運用移情於景的手法,選取眼前的景物、作者的感情,點出離恨;下片則承離恨而來,透過高樓獨望,把作者望眼欲穿的神態生動地展現。全詞寫孤高離恨之苦,情景交融,感人至深。王國維《人間詞話》中把此詞「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和柳永、辛棄疾的詞句一起比作事業、治學的三種境界,足見晏殊在文壇上的地位。而他填詞的意境,讓我聯想到當代藝術家張振宇。


  我認識張振宇近三十年,卻不常和他見面。當年我負責籌備高雄美術館,他是我鎖定典藏的畫家之一,但卻無緣典藏他的作品我就離職了。雖然屢次失之交臂,我依然認為張振宇是一位實力堅強、格調很高的藝術家。


  這位科班出身的藝壇行者自視甚高,充滿浪漫情懷而不隨流俗。曾經從事藝教,也曾戮力從公,甚至想當民意代表。但「過盡千帆皆不是」,他在這些領域中並未找到真愛,所以為時不長,又回到藝術創作的軌道了。他藝術底子紮實,信手拈來而涉目成趣,各種題材無不得心應手。孤高的個性也使他鮮與藝界互動,「獨上高樓」更遑論交心的藝友了。儘管如此,仍有不少伯樂欣賞他的作品,注意他的動向,所謂「德不孤,必有鄰。」張振宇並不寂寞。近年來他用心參禪,並到大陸長住,遊歷名山大川。仰觀俯察之餘,畫風丕變,境界提升,由「昨夜西風」而「衣帶漸寬」乃至「驀然回首」了。


  今年三月十三日,在陶藝家林振龍兄邀約下與金石大師黃嘗銘兄、西樓文創負責人劉信陸兄連袂參訪名山藝術仁愛館。徐珊小姐熱誠接待,並提到七月計畫展出張振宇畫作。言談中徐小姐要我撰文介紹,眾人齊聲應和下我不便推辭,徐小姐乃提供張振宇近作檔案,讓我先睹為快。張振宇的藝術風格及品味,已有藝壇前輩論述與肯定。謹就此次展出近五十幅作品,覽後所感略抒於後。


    一、得意忘形系列
  張彥遠< 歷代名畫記>提到「草木敷榮,不待丹碌之采雲雪飄颺,不待鉛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風不待五色而綷。是故運墨而五色具謂之得意。」張振宇的得意忘形系列作品不是用墨汁而是用油畫原料,沒有「墨分五色」卻能把中國繪畫「氣韻生動」發揮得淋漓盡致。我曾看過張振宇的風景、人物油畫,那單點透視的西方美學原理在他腕下宛如探曩取物,造型、光影、肌理簡直完美無缺。此次展出的油畫山水已大異其趣,「形似」似乎已不能滿足他追求的目標。全部展出作品一以貫之,都在強調「神似」而已。


  看過「早春圖」或「谿山行旅圖」的朋友都相信這是郭熙、范寬師法自然以後的創作,他們師法自然但跳脫自然的束縛,以中國哲學建構空間觀念,重組山石林木,表現出他們的胸中丘壑,所以比天然景色更壯闊、更偉大,而作品至今被視為文化瑰寶。


  郭熙、范寬、關仝、荊浩等人畫盡中國大山大水,創下各種皴法為後世中國繪畫的典範。張振宇卻一腳踢開中國傳統皴法,拿起刀筆用力揮灑,把胸中丘壑轉化成腕底雲煙。我相信他也曾「搜盡奇峰打草稿」,但他把這些草稿轉化為無形之形,臻於化境。佇足在他的畫作前,能感受到層巒聳翠,千巖競秀、萬壑爭流的意境,也有「空山不見人」、「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的寧靜。張振宇有感老莊「大象無形」,又受禪宗「實相無相」影響,這是他近幾年「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表現。欣賞這一系列作品,看他成竹在胸,任意揮灑,線條色塊堆疊自然流暢,彷彿聆聽大自然交響曲,真有享受「意在筆先;趣在法外」的心靈饗宴。


  二、混沌系列
  西洋繪畫常以「無題」為題,張振宇則以「混沌」稱之。「混沌」本意為「不明」,延伸為「自然」。即老子所謂「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又說「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張振宇自幼受儒家思想薰陶,以入世哲學完成基礎教育。顯然他也受佛老影響,不斷追求藝術的真諦。舉凡「混沌山水」、「無常之常、混沌之序」、「新造山運動」、「山至近處顯真形…」無一不是張振宇發自內心的吶喊,他希望自我實現藝術高峰,展現「自然即是美」、「至真則美」的最高原則。


  按照莊子所撰寓言故事,「混沌」本無一竅,活的自在,卻被「倏」「忽」二友日開一竅,七日而亡,隱喻著「違背自然者必亡」的道理。張振宇努力順應自然「行於所當行,止於不得不止」的痛快淋漓。此次展出作品中,不難看出他由過去寫實表相進入寫意實相的軌跡。但藝術家在「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空前孤寂環境中掙扎的心情也可想而知。


三、蓮花系列
  近年來張振宇潛修禪宗佛學,希望了悟紅塵萬相,我相信這是他人生的過程,藝術創作的一部分。因為藝術如果缺乏中心思想就隨波逐流,失去意義。藝術家必有所感,才能產生創作的力量,他的藝術符號或創作內容背後都有隱喻作用,張振宇寫蓮花亦無例外。


  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周敦頤「愛蓮說」早有備述。蓮花也深受西方民族的珍惜,甚至被視為「生命之樹」的象徵。而蓮花在佛教教義中,更有其特殊意義。


  佛陀被稱為「人中蓮花」,不染著世間的煩惱憂愁,宛若蓮花之不著水。蓮花在佛教中是象徵清凈、聖潔、吉祥;特別是以蓮花出淤泥而不染,來比喻諸佛菩薩出於世間而清凈無染。


  張振宇深研佛學,當然想究竟涅槃,所以他寫蓮花未畫牡丹就是意有所指。此次展出三幅蓮花皆在「似與不似之間」,立於畫前,未見風吹而蓮葉搖曳生姿,不見水池而令人心境感覺無比清涼。


四、快雪時晴(又名:〈天地卦象〉)
  中國文化是書畫同源的,繪畫中的線條即是真、草、隸、篆書體的展現,下筆力道可看出書畫功力,所以用筆為中國繪畫的基本要素。張振宇的「快雪時晴」作品蘊藏兩種意義。


  首先,他強調此幅作品具有中國繪畫線條之美。世傳王羲之「快雪時晴帖」雖被證實並非原作,但迄今仍是三希堂的重要文物,因為短短二十八字卻入木三分,圓勁古雅,展現書法家氣定神閒的姿態。而急速揮灑如懷素的草書自敘帖中「忽然絕叫三五聲,滿壁縱橫千萬字」、「狂來輕世界,醉裏得真如。」的熱情奔放,不拘小節,又是另一種美感。張震宇此幅作品線條快慢、轉折的流暢性,極富中國書法之美。


  其次,就快雪時晴帖的內容而言,這是王羲之在雪後放晴之時致友人書。他寫道「快雪時晴,佳。想安善,未果為結。力不次。」。從放晴時心情「佳」反推,下大雪時心情是悶悶不樂的。王羲之如此,張振宇何嘗不是如此!他多麼期盼天空馬上放晴啊!走過人間的不如意,每個人都希望快點撥雲見日、雨過天晴。我想張振宇這幅「快雪時晴」是他對老天無言的抗議與申訴!


五、狂墨點江山
  在抽象表現主義畫家中,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採用「滴濺法」把「顏料」潑灑在畫布上,形成獨一無二的抽象畫。線條密布畫面、縱橫曲折傳達出一種無拘無束的活力,隨心所欲的動感。張振宇這幅「狂墨點江山」有類似的味道,但有別於波洛克。波洛克把畫布一鋪後環繞畫布任意潑灑,但張振宇的作品是經過經營布局,層層不透明油墨顯現朦朧透明的中國山水畫,也有「米點山水」的風味。油畫在中國多用在寺廟繪畫,用這種西畫技法表現中國山水畫,則屬少見。


六、千山萬水任我行
  藝術創作者都要忍受孤寂。尤其要成為獨具一格的大師,更要有「遠鶴無前侶,孤雲寄太虛。」的胸襟氣度。


  有人說張振宇是藝壇「孤鳥」、「孤鵬」。確實在藝術界他是「興來每獨往」,所以「勝事空自知」,只有藝術創作才是他的摯友。以前我的老師鄭善禧教授畫一歌手賣力唱歌,表情甚為痛苦,畫旁提字為「不惜歌者苦,但感知音稀」。古時伯牙絕琴,亦是痛知音知難覓,鄭善禧老師也曾經有此感慨,何況張振宇。


  這幅名為「千山萬水任我行」的畫,是此次展出近五十幅中唯一有人影出現的作品。畫中描述冬天景色,依稀看到風蕭蕭中站立一位壯士,在老樹枯藤下,不畏寒冷,頂著風雪作徐行狀。畫者到最後常畫自己,把自己的心境反映在畫中。看來張振宇是自況獨行,且自樂於獨行了。


  綜觀張振宇近作,都是他心境轉折後的努力成果。他把有形的事物轉化成無形的宇宙,卻仍懷抱著有情的世界與萬物關照。古人作畫強調「妙造自然」,張振宇從觀察自然入手,又走出自然,「籠天地於形內;挫萬物於筆端。」不受材料羈絆,用油墨轉化出氣韻生動的中國山水畫,走出自己文學性創作風格,讓我們知道為甚麼詩人會「獨釣寒江雪」而不是「獨釣寒江魚」。


  張振宇勇於藝術創新的精神,自信的做自己,值得喝采。金剛經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意思也是要眾生放棄執著、不造作,自然而然覺知、覺照。張振宇深研佛學,當知其中道理,不必刻意經營關係,用心畫作,自然會有成就。但佛家也強調「未成佛道,先結人緣。」今後張振宇可與藝術界朋友多交心,哪怕偶而爭吵,也是君子之爭,無傷友誼。宋代蘇軾與佛印,一俗一僧,卻創下很多友誼典範,至今膾炙人口。現在應是張振宇走出關房的最佳時機。


  最後,我感覺這次展出作品色調極為統一,以灰、黑、白為基調,大有中國文人畫的意境,欣賞時心如止水,這是一大特色。然而自然界本來色彩繽紛,若下次有機會再看到張振宇展畫,真期盼他能大膽用色。例如「胸中丘壑」一幅,既寫秋景,就讓它「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有何不可?以張振宇的藝術造詣,一定可以充分駕馭色彩,賦予顏色新的生命,讓張振宇的創作更顯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