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仁愛路二段48-6
台北市, 100
Taiwan

(+886-2) 3322-2988

台北館位於台北市中心仁愛路上,不僅為城市的心臟地帶,更是長久以來人文薈萃之處,空間的規劃也提供作品更完善的展出條件。

新竹館則位於新竹科學園區內,長期以來推動藝文展覽,並與園區內知名科技公司合作,讓藝術能夠走進生活的每個角落。

展覽2015

Filtering by Tag: 水墨畫

03.12 - 04.19 《小 畫展》楚戈個展

Mingshan Art

現代水墨的發展,數十年來藝術家們持續努力、耕耘著。許多藝術家抱持著發揚中華文化、突破傳統的使命感創作。但對楚戈而言,創作是場遊戲,不拘泥傳統的技法、構圖,盡情地在筆墨之間揮灑。看似隨意而就的一筆一畫,皆是他對中國歷史、文化傳統的結晶積累。

楚戈(1932-2011),本名袁德星,1932年3月23日出生於湖南湘陰,1949年隨軍隊來台。曾參與新詩現代派運動、五月畫會、東方畫會,活躍於文壇、藝壇、研究界,近半世紀以來一直是台灣現代藝術活動的核心人物。晚年罹患鼻咽癌,與病魔對抗了三十年,終至失去聽覺、語言與吞嚥的能力,然而這些都毫不減退他對於生命的熱情。楚戈將自己比喻為「再生的火鳥」,持續不斷的進行各種創作、研究,直至2011年3月1日辭世,震驚藝文界和整個社會。

此次《小畫展》之作品呈現了楚戈內心的獨白與感觸,還有許多即興的神來之筆,隨性、自在又多變的畫風,不經意的反映出了楚戈個性中最真實的一面,謙卑又孤傲,害羞又熱情,唯一不變的是那豐沛的才氣和文人的風範,令人讚嘆、永懷不已。

楚戈是時代的巨人。不僅透過創作進行美的傳承,2009出版的《龍史》更是耗費數十年的心血結晶,中國美術史研究的巨作。名山藝術謹以這次展覽及畫冊,向老師致敬。謝謝他以流暢的文字引領我們對藝術的探求;以畫布上行走的線條抒發美的快意;以對生命的熱忱喚起我們最深的感動。

______

展覽地點 Venue|名山藝術 新竹館 新竹市工業東二路一號三樓
展覽期間 Exhibition|3/ 12- 4/ 19
開放時間 Hours | 每日 11:00-20:00
聯絡電話 Tel | (03)563-0612
請參考更多楚戈作品

03.07 - 04.01 《凝碧集翠》鄭百重個展

Mingshan Art

鄭百重以色彩濃重的青綠作品獨步畫壇,其創作技法植基於傳統的筆墨,融合古法用色、現代媒材與西方抽象技巧,形成瑰麗的山水景緻。取景廣大、高山雄渾、草原悠遠,不僅反應他的心量,也讓水墨繪畫走出一條具有時代性的途徑。

名山藝術敬邀您蒞臨展覽現場,藝術家將與您分享他的創作感動。

開幕茶會 Reception|3月7日(六)PM 3:00
展覽地點 Venue|名山藝術 台北館|台北市仁愛路二段48-6號 
No.48-6, Sec. 2, Ren'ai Rd., Taipei City
展覽期間 Exhibition|3/ 7- 4/ 1
請參考更多鄭百重作品

01.31 - 02.28 《陌上繁花》陳士侯個展

Mingshan Art


展覽地點 Venue|名山藝術 台北館 台北市仁愛路二段48-6號 
No.48-6, Sec. 2, Ren'ai Rd., Taipei City
展覽期間 Exhibition|1/31 - 2/28
開放時間 Hours | 每日 11:00-19:30
聯絡電話 Tel | (02)3322-2988

陳士侯出生在台中縣清水鎮的農家,自幼參加田間勞作,犁田耕地、插秧施肥、爬果樹、摘果實,親歷春種秋收的過程,有條件深入領略鄉間生活的樂趣。他熱愛家鄉,熱愛自然,善以赤子之心感悟造化,一開始畫花鳥,便選擇了耳濡目染的農作物,長期以來對描繪蝴蝶蘭、野百合、蓮霧等台灣花果情有獨鍾。

陳士侯的工筆花鳥,前後大約有出三種面貌。一種可以稱為折枝花鳥,構圖來自古法,充分利用空白。突出所畫花鳥,穿插掩映,勾勒設色,精工妍雅。第二種可以稱為生態實景花鳥,著重描繪山野或田園一角,不露痕跡地融入了西法的寫實因素,較之古人的作品更有立體感、空氣感和光感。第三種可稱為片段花鳥,作品仍不乏立體感、空氣感和光感,但經意於花木片段的生態,構圖很像石濤所謂的截斷法,突出了局部特寫,刻畫物件淋漓盡致,布置飽滿而富層次,這在陳士侯的花鳥畫中最具特色。

從中可見,陳士侯雖然使用傳統工筆花鳥畫的藝術語言,但一方面已經到的觀察擺脫了前人圖式的束縛,開拓著自己的面貌;另一方面又以自己的才能豐富了重彩花鳥畫的語彙,實現了新面貌中的公而不板,細而不膩,花團錦簇,俯仰有情,花光奪目,花霧醉人。在平面中開掘了縱深,將裝飾意趣與寫實功力融為一體。

他的藝術,是生活的藝術,看他的工筆重彩花鳥,像沐浴田野的熱風,像感受飽滿的生命,像體悟野逸的富貴,像面對充實而有光輝的人生。

文/薛永年 (中國美術史評論家、中央美術學院教授)

摘錄自〈田野的熱風  飽滿的生命—陳士侯花鳥畫〉